美国2020年总统候选人将“全民医保”作为竞选口号

广告

这位来自佛蒙特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自2013年以来一直是激进计划的狂热支持者。他声称:这将提高美国的医疗质量,并减少保险不足的美国人的数量。

他表示:“每个去看医生的美国人都应该买得起他需要的处方药。医疗保健是一项人权,而不是特权。”

 

伯尼明白33万亿美元的代价吗?

 

在全民医疗保险制度下,美国人将不需要支付保险费或免赔额,一个由政府运营的系统将取代私人保险选项。

这项计划将在短短四年内颠覆美国的医疗保健行业,几乎取缔所有的私营药品和保险公司。私人保险只适用于“选择性医疗保健,如整容手术”。

支持者们对“高尚”的全民医保计划拍手叫好,但桑德斯却完全忽视了社会化医疗改革将带来的沉重代价。

据自由派墨卡托斯中心(Mercatus Center)称:保守估计,桑德斯的计划将在未来10年里增加近33万亿美元的联邦支出,之后每年还将增加1万亿美元。

共和党人嘲笑桑德斯的全民医保计划。特朗普的发言人凯蕾·麦克西尼(Kayleigh McEnany)认:这将导致使用私人医疗保险的1.8亿美国人的等待时间增加、税收增加、选择减少。

桑德斯还面临着本党的反对。明尼苏达州参议员艾米•克劳布查不支持这个想法,有望在2020年成为科罗拉多州州长的约翰·希肯洛珀指出:桑德斯的全民医保计划“在政治上是不可行的”,他无法想象“我们将如何使1.5亿人脱离他们所喜欢的医疗保险覆盖范围。”

尽管媒体大肆宣传,但只有14名民主党参议员同意全民医保的想法,其中4人,科里·布克、卡玛拉·哈里斯、伊丽莎白·沃伦和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正在与桑德斯竞争明年的民主党提名。

 

朋友们,这听起来不熟悉吗?

 

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门生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最近直接借鉴了她导师的做法,建议对美国最富有的公民征收70%的税。

这种税收在法国已经尝试过,但未能带来可观的收入,导致两年后被取消。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还提议对年收入超过5000万美元的家庭征收2%的财富税,最近被否决的AOC绿色新政则要求大幅提高税收,为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资金。

桑德斯并没有提供具体细节,说明资金将如何用于该计划。相反,他一如既往地表示:“我们将继续从经济学家、医生、护士和普通美国人那里获得最好的建议,以确保医疗保健作为一项基本权利。”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