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C的“激进”信用卡法案实际上是在向选民发出信号

广告

2020年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和他的民主党门徒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正试图提出一项法案,被AOC形容为“激进”。

 

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和伯尼•桑德斯瞄准了信用卡利率

 

该法案将把所有信用卡利率限制在15%。目前,一般的银行机构对发行的信用卡收取的利率约为17%,不过根据AOC的数据,在某些情况下,利率据说高达“30%或40%”。

在脸书直播中,两人将这种情况称为“经济暴行”,以“每年盈利数十亿美元的银行”为例,引用了那些“每年赚上百万美元”的人的话。

美国早在1978年就有类似的限制利率的法律,当时最高法院裁定,各州可以执行各自有关信用卡和利率的法律。

 

信用卡利率上限将扼杀自由市场

 

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的信用卡利率上限提议存在几个主要问题。|来源:Alex Wong / Getty Images /法新社

AOC和桑德斯都没有解释他们如何寻求执行这样一项法律。限制利率将扼杀金融市场的竞争。银行通过对信用卡、住房贷款和商业贷款等项目设定不同的利率来竞争。

大约1.83亿美国人拥有并使用信用卡支付商品和服务。通过设定不同的利率标准,银行有更大的空间使用差异化利率来吸引客户,并有可能赢得业务,击败竞争对手。

通过设定所有信用卡的最高利率,消费者在选择使用何种信用卡方面的选择就更少了。竞争被破坏,银行很可能遭受金融损失,动摇美国经济。

 

禁止高利率会伤害到美国的穷人

 

一个更为隐蔽的问题是设定利率上限可能会阻止低收入个人或信用不良的人购买他们生存所需的东西。

一个人没有理由在美国支付超过15%的利息,这是常识。事实上,直到70年代才有这些放高利贷的法律。

当客户的支付记录不佳或受损时,较高的利率可以保护银行和金融机构。

与此同时,较高的利率允许这些银行承销信用卡、抵押贷款和向高风险个人发放的其他贷款。通过同意提高利率,这些客户获得了他们迫切需要的资金,同时也给了银行足够的动力来承担他们的信用卡支付违约的风险。

 

伯尼•桑德斯和AOC正在伤害穷人,而不是帮助他们

 

通过设定利率上限,银行将不再像以前那样对有问题或信用不良的个人提供保护,这可能会使银行更不愿意向那些还款记录不佳的人放贷或提供金融资源。

消费银行家协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理查德·亨特表示:“武断的、一刀切的上限将使从住房抵押贷款、汽车贷款到大学贷款的所有贷款,对信用评分较低或非传统收入来源的美国人来说,都更加难以获得。”

美国银行家协会(American Bankers Association)发言人杰夫•西格蒙德(Jeff Sigmund)也发表了类似的评论。他提醒:美国目前正在享受一个“高度竞争和充满活力”的信贷市场。通过实行利率上限和限制消费者的信用卡选择,信贷将更加局限于“最需要的人”。他们将被迫选择“监管更少、成本更高的替代方案”。

桑德斯和AOC声称他们正在与那些“掠夺穷人”的公司做斗争。

广告